可愛老人網

 找回密碼
 注冊會員
搜索
查看: 959|回復: 12
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

[本地雜談] 老戰士的膽氣和風骨

[復制鏈接]
跳轉到指定樓層
樓主
發表于 2020-7-31 20:08 |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|倒序瀏覽 |閱讀模式
本帖最后由 鷹羌古道 于 2020-7-31 20:10 編輯

      新中國的氣象事業,是從延安走出來,在戰火硝煙中成長起來的,因為它與軍事有著緊密的聯系。
       在民國時期,甘肅也有一些“測候所”,但是滿足不了氣象業務的需要。新中國成立后,陸續在一些關鍵的地點逐步建立氣象站。當時氣象工作屬于中央軍委氣象局管理。不少有文化的戰士經過短暫培訓以后,就安排他們從事氣象事業的創建工作,所以不少干部都帶著槍的。
       當時建立的那些氣象站,大都在荒無人煙的荒遠邊遠地區,為了保證氣象員們的安全,各站都配備了槍支,還專門設置一個崗位叫警衛搖機員(簡稱警搖員),平時承擔全站的安全保衛,發報時在操作手搖發電機發電。五十年代中期,氣象部門轉歸地方管轄,但站站有槍支一直維持到七十年代。這些槍支主要是日制“三八”大蓋、漢陽造的“七九”等,還有叫不上名的雜牌,當然也有短槍,馬鬃山氣象站就是最典型的。
       馬鬃山氣象站是1957年設立的,氣象站就在馬鬃山西端的山腳下故名。距離玉門鎮有二百多公里,與甘蒙邊境相距七八十公里。這里既沒有野馬,也沒有街道,方圓幾百里,只有氣象站孤零零地坐落在這里。它背靠河西走廊北山的荒山禿嶺,南臨茫茫的戈壁荒灘,這里幾乎寸草不生,要想出門辦點事或回家探親,先要走15公里戈壁,到玉門鎮通往中蒙邊境小鎮馬鬃山的簡易公路邊,等候搭乘郵車。吃水都要用驢套車到十幾里外去拉,一年四季很少吃到新鮮蔬菜,被本部門定為荒遠站。它在氣象上是屬于西北氣流經過的要道,故又定為指標站。該站氣象要素的變化,對我的東南地區、日本、朝鮮半島乃至東南亞有著直接影響,因此,盡管這里荒遠艱苦,位置非常重要。
       建站不久,軍人出身的賈雨魁到這里擔任了站長。賈雨魁是解放戰爭初期從山西參軍,跟隨西北野戰軍東征西戰,一路打到了西北,由一名戰士成長為偵察連長。解放后,轉業到酒泉,又分配到野馬街氣象站當站長。到野馬街氣象站后,賈雨魁隨后就把婆姨和娃娃們從老家接來,把家安在玉門市的玉門鎮,因為玉門鎮是距離野馬街最近的地方。
       賈雨魁到這里,就把氣象站當成了自己的家,盡管他不懂氣象,但在為大家安全和生活上非常盡心。他經常組織全站人員進行軍事訓練,射擊、刺殺,都讓大家熟練掌握。這樣就教給了大家一套本領,在單獨值班尤其是夜間值班時,遇到意外危險方便防身自保。而他的那一手蒙眼拆裝駁殼槍、單手持長槍射擊的絕活也折服了大家。
       三年困難時期,野馬街氣象站也同甘肅的其他地方一樣,面臨著嚴重的生活困難。此時,他把站上的工作安排好,徒步三十華里,按計算好的時間,趕上郵局出山的郵車,再想辦法,到酒泉地區找他部隊上的首長、戰友,弄糧弄菜弄吃的。經過一番努力,氣象站平安地度過了這三年。氣象站的業務質量也絲毫沒受到影響。后來老氣象們提起這件事,都豎起大拇指。
       文革中,玉門市是酒泉地區武斗的戰場,市委大樓都被他們燒了。他們聽說氣象站有槍支,就開著卡車,帶著一幫人,行程一百多里路,氣勢洶洶地來了。
       聽到這消息后,全站的人都有些擔心,賈雨魁擺擺手:“大家不要怕,有俄(我)哩,敢到俄們的地盤上鬧事,活得不耐煩咧!”
       戈壁灘視野清晰,再加上站在房頂用望遠鏡瞭望,老遠就能看到汽車的影子。大家站到房頂上,靜靜地觀察著遠處的動靜。汽車快到時,賈雨魁吩咐大家打開大門,讓大家都進入值班室和資料室,拿起槍準備著,死保氣象資料的安全,沒有命令不許出來。然后,自己提起一挺輕機槍爬到了房頂。
       一個造反派的頭頭站在大門外,勒令氣象站趕快交出槍來。賈雨魁一手握著一把駁殼槍,一手叉著腰間,站在房頂上說:“槍,俄(我)們是有的,但那是用來保護氣象站的。要槍可以,誰能從老子的槍口下過來,哦就全部奉送!
       造反派頭頭威脅地說道:“趕快交出搶來,要不然,沒你的好果子吃!
       賈雨魁“嘿嘿”一笑:“小子,老子當年是從死人堆里走過來。那個時候,還不知道你在誰的肚子里轉筋哩。你哈(嚇)誰哩。你走過來試試?”隨后,他舉起駁殼槍。一揮手“叭”一聲,就把造反派卡車的前燈打爆了,接著高喊一聲:“弟兄們,準備好,只要他們敢進來,就開槍,活命留哈(下)死里打,出了事,有俄兜著!彼吭谖蓓,操起機關槍,對準了這些人。
       造反派頭頭哪見過這架勢,慌忙指揮著其他人灰溜溜地跑了,以后再也沒人敢打氣象站槍支的主意。
       1971年,省局把賈雨魁調到了省局,換了好幾個單位,都在后勤部門,可能是工農干部,一直是科級。
       1985年,賈雨魁離休了,享受副縣級待遇。他有四男兩女,倆姑娘的名字都帶“鳳”字,男孩依山西人的習俗叫“大鬼”、“二鬼”、“三鬼”、“四鬼”。他們幾乎都是在玉門鎮生活的,學習條件差,加之那個年代,沒學到什么。直到賈雨魁1971年調到省局,卻是機會不佳,到后來沒有一個上過大學,還有的連工作也沒有,正應了那句;“獻了青春獻子孫!
       后來,局里建了新的住宅樓,每套房三室一廳的房子,70多平米。一般家庭三四口人,住得綽綽有余。其中副處級以上的老干部也享受此待遇。而他家有九十多歲的老岳母,還要騰出一間讓沒房的“三鬼”一家居住。家里十分擁擠,卻沒聽見他對組織有何意見。
       我們同住在一棟樓上,有一次晚飯后,我們在樓前的槐樹下聊天。見到賈雨魁后,我充滿欽佩地說:“老前輩,我到酒泉才聽到你的傳奇故事,尤其是你威震造反派的那個事,太精彩了!
       他聽完我的敘述,擺擺手:“哪算甚,好漢不提當年勇啊。比起那些犧牲的戰友,俄可真是有福氣的人!”
       聽了他的話,我既感動又敬佩,豎起大拇指:“不愧是老革命!”

       賈雨魁活了八十多歲,那一年他生了一場大病,就再也沒有醒過了,他走了……
       他走了,他的身后沒有給兒女們留下一絲一毫的遺產,留下的是兒女們對她的思念,留下的是后輩們對他的崇敬!
       十幾年過去了,老前輩的音容笑貌總是在我的腦海里出現,總想為他寫點什么。適逢“八一建軍節”撰寫此文,以志紀念,默默地道一聲——向老前輩致敬!
(圖片借助網絡,只供參考,同時,為尊重老前輩,他的大名略有改動,但我們的老氣象們肯定知道)

評分

參與人數 5人氣值 +23 收起 理由
唱秉權金水悟翁 + 3 情真意切!
海姆 + 5 贊一個!
紅紅的太陽 + 5 大贊!
周永根 + 5 情真意切!
真真 + 5 情真意切!

查看全部評分

沙發
發表于 2020-7-31 20:39 | 只看該作者
故事很感人,向老戰士致敬!
板凳
發表于 2020-8-1 05:59 | 只看該作者
向氣象老戰士學習、致敬!
地板
發表于 2020-8-1 10:33 | 只看該作者
向氣象老戰士學習致敬!


5#
發表于 2020-8-1 14:01 | 只看該作者
欣賞你的【老戰士的膽氣和風骨 】佳作,我是一名海軍老兵,六十年代在福建前線當兵,1967年,當地造反派到我部隊搶槍,我們解放軍執行中央軍委命令,對造反派不能打人,更不能開槍!結果被造反派搶走150余支槍,當然我們事先把槍機卸掉了,他們搶去也沒有用,最后不得不還給我們。
6#
 樓主| 發表于 2020-8-7 17:01 | 只看該作者
真真 發表于 2020-7-31 20:39
故事很感人,向老戰士致敬!

謝謝真真管委的關注鼓勵,下午好!

點評

謝謝老師帶來精彩!  發表于 2020-8-7 21:55
7#
 樓主| 發表于 2020-8-7 17:02 | 只看該作者
周永根 發表于 2020-8-1 05:59
向氣象老戰士學習、致敬!

謝謝周版的關注鼓勵,以后我還會發表類似的帖子。下午好!

評分

參與人數 1人氣值 +5 收起 理由
周永根 + 5

查看全部評分

8#
 樓主| 發表于 2020-8-7 17:03 | 只看該作者
紅紅的太陽 發表于 2020-8-1 10:33
向氣象老戰士學習致敬!

謝謝紅版的關注鼓勵,以后我還會發表類似的帖子。下午好!

點評

謝謝古道大哥友情互動!  發表于 2020-8-8 09:48

評分

參與人數 1人氣值 +5 收起 理由
紅紅的太陽 + 5 贊一個!

查看全部評分

9#
 樓主| 發表于 2020-8-7 17:11 | 只看該作者
海姆 發表于 2020-8-1 14:01
欣賞你的【老戰士的膽氣和風骨 】佳作,我是一名海軍老兵,六十年代在福建前線當兵,1967年, ...

夠機智的。文革中,我們縣武裝部聽到造反派搶槍的消息后,立即將所有的槍支都上油隱藏了起來。直到1970年,武裝部從我們學校抽調幾人,幫他們擦槍。在天?h松山氣象站,造反派要搶槍,站長挺身而出,被造反派的走火槍打死了。那時我們對福建的武斗也有所聞,很激烈殘酷。謝謝,下午好!
10#
發表于 2020-8-9 11:07 | 只看該作者
欣賞朋友佳作—— 老戰士的膽氣和風骨。向老兵致敬!
        
下一頁 發布主題 快速回復

手機版|公眾號|小黑屋|可愛老人網 ( 閩ICP備11009337號 )

GMT+8, 2020-8-30 12:36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
浙江11选五5一一定牛